變更瀏覽模式

201305161132紀德艦 越北緯20度暫定執法線

紀德艦 越北緯20度暫定執法線 【中央社╱馬公艦16日電】 2013.05.16 10:30 am 海軍最大海面作戰艦紀德級驅逐艦馬公艦今天凌晨穿越北緯20度的暫定執法線,直接往台灣南端200浬處航行,宣示中華民國200浬經濟海域,展現政府全力護漁決心。 國軍與海巡署在台灣南方海域聯合海上操演今天登場,海巡署偉星艦、台南艦在國軍康定級巡防艦承德艦的側護下跨越北緯20度的暫定執法線,前往巴丹島西方海域。承德艦與已在巴丹島東側海域的南偵兵力康定艦共同策應海巡艦艇護漁執法任務。 偉星艦和台南艦今天的護漁海域也是屏東琉球籍漁船「廣大興28號」在9日上午遭菲律賓公務船以機關槍攻擊,造成65歲船員洪石成中槍身亡的海域,但今天在海面上未見射擊廣大興28號的菲律賓公務船。 參與聯合護漁操演紀德級驅逐艦馬公艦在凌晨3時50分穿越北緯20度的暫定執法線,航行至台灣南端165浬處,清晨再北返到北緯20度,進行聯合操演,上午演練救援通信科目,下午進行反水面備戰科目演練。 【中央社╱馬公艦16日電】 海軍聯合護漁操演今天清晨近4時許已越過暫定執法線北緯20度線,率隊官李東昉少將強調,海軍有史以來到此策護海巡護漁。 海軍司令部參謀長許培山中將強調,海軍當初策護重點在釣魚台,現行情勢緩和後,將來會把南方海域作為策護重點,將視此區海域狀況調整兵力配置。 凌晨3時40分,馬公艦上所有媒體聚精會神緊盯戰術顯示系統標示的緯度數字,10分鐘過後,系統標示緯度數字「19度59分624秒」,顯示馬公艦已越過北緯20度暫定執法線護漁南界。此時距離高雄港已經超過200浬。 馬公艦是海軍擁有最好指管系統的現役船艦之一,根據艦上戰術顯示系統標示,凌晨4時許在巴丹島東側海域有海軍南偵兵力康定艦(1202)策護海巡台南艦(126);巴丹島西側則有海軍馬公艦(1805)、1208承德艦策護海巡偉星艦(102)、巡護8號與德興艦(109),顯示兩側都有海巡海軍船艦,而周遭附近作業船隻都是台灣籍漁船,約20至30艘。 除馬公艦已穿越北緯20度線,海巡台南艦與巡護8號也都已越過暫定執法線護漁南界。 李東昉表示,這個海域目標非常單純,不是商船慣用航線,國外軍艦航行會從防空識別區邊緣切過去到南海航線。 許培山說明,這次刻意突顯中華民國船艦航行權與漁民捕魚權益,海軍平常行駛航線靠台灣西部,這次航線偏東靠近巴

(繼續閱讀)

201304290913打牌事小 夜不操艦才是敗類

蘭寧利:打牌事小 夜不操艦才是敗類 -作者: 呂昭隆╱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3年4月29日 上午5:30 中國時報【呂昭隆╱台北報導】 海軍鄭和艦副長營外聚賭案,海軍參謀長許培山中將痛責是敗類,海軍退役中將蘭寧利在臉書表示,「言重了!」他並認為有海軍長官為避免出事影響宦途,夜間不操雙艦科目,怕士兵掉到海裡;夜間不備戰,讓海軍沒有了明天,為了自己當官,甚至不惜出賣海軍,這才是敗類。 昨天得知鄭姓副長被記兩大過,鄭和艦長也記過調職,蘭寧利認為這是小題大做。他說,這位副長有錯,因為沒有長眼睛,也就是不識時務,在七六炮卡彈之際,居然不知在家「閉門思過」,竟然還放假,還好意思在途中玩牌。 蘭寧利說,扁政府時代有位海軍長官,夜間不操雙艦科目也不備戰,這位長官一路順遂,官運亨通;上有好者,下必甚焉。這樣的艦隊跟北洋艦隊已經是所差無幾。他認為,這樣的長官才是「敗類」,他們怕負責任所以不敢建案,這才是敗類。 蘭寧利同時在臉書上表示,鄭和艦副長違法犯紀程度沒有那麼嚴重,身為海軍的長官絕不火上加油,更不能隨著陸軍長官那一套動輒送法辦,或是優先汰除,海軍傳統上是沒有酷吏的,海軍的長官都應該是那種願意替部下承擔責任、敢於意見具申、敢於為部下辯護,而不是遵令將部屬送法辦,因為從進官校就被教導「我們在一條船上」精神。 蘭寧利還在臉書指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七六快炮出事並不意外,也是很多政策的誤謬造成的結果;譬如,過去有訓期極長的七六炮專精班,現在還有沒有?計畫保養制度的執行還是那麼重視嗎?工廠的優秀技工在改身分(軍職)折騰後,還在嗎?接替的技工有沒有問題?如果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那麼不出事才怪。

(繼續閱讀)

201304290911海軍「自廢武功」 卻讓下級擔責

演習凸槌/海軍「自廢武功」 卻讓下級擔責 【聯合報╱淡志隆/前海軍少將副督察長(高雄市)】 2013.04.29 02:55 am 今年漢光演習海軍因七六砲打不出去而遭責難,國防部要求海軍議處失職人員,但這次事件不僅是裝備發生問題這麼單純,若由政策面來看,上級的錯誤對下級造成傷害卻要下級承擔全部後果,不僅有失公允,更欠缺指揮道德。 海軍的作戰型態與後勤要求和陸、空軍有極大差異。陸軍裝備故障極易就近獲得支援,飛機故障只要能平安落地也有修護隊協助,但軍艦在海上任何狀況都必須靠自己,尤其若受戰損更必需具備緊急修復並繼續戰鬥的能力,故在海上獨力將故障或戰損的裝備修好是海軍與陸、空軍在後勤制度及要求水準上最大的不同。 作戰艦艇具備紮實的獨立自修能力,向來是海軍在其他軍種面前可以抬頭挺胸並引以為傲的本事,但十年前上級一道命令要求將艦存戰備零附件做清艙盤存全部繳庫,同時比照其他軍種,只要做「保養」(○級)即可。換句話說,艦上官兵只要會換機油、除汙、量絕緣、除鏽等簡單工作就好,目的是要對零附件做管理並整合後勤。但這個要海軍「自廢武功」的政策完全未考量到海軍作戰的特殊性與高技術需求,甚至有高階長官說「台灣就這麼大能跑多遠,故障回港修就好」。果真如此,作戰時受到戰損如何回港?若會修但因缺件使價值上百億的軍艦在海上成為活靶要怪誰?十年下來,艦艇因自修能力萎縮對艦長及資深士官造成沉重壓力,這個政策也讓海軍受到極大傷害。 自修的意義不僅是修裝備,這個過程更強化了官兵對裝備構造性能的深入了解,並對可能發生的故障預先防範或迅速排除,更是作戰的訓練。當要求技術水準降低後,裝備一再出問題,或艦長對自己的士官沒信心而拜託廠裡技工一起出海執行任務,就沒什麼好奇怪了。平時可以如此,戰時呢? 後勤應該支援作戰滿足作戰需求,但為了減輕後勤負擔,卻反過來砍作戰能力,這個邏輯很奇怪。現在雖要重建修護能量,但十年來流失的人才與經驗技術,豈是說恢復就能恢復的?不過這次七六砲發生絕緣太低仍令人匪夷所思,因為量絕緣是最基礎的○級保養,更是航行及射擊前必做項目,若連這也沒落實,恐怕有更深層的意義,包括士氣、事業成就感的失落等,都必須戒慎深思,但這絕不是海軍的個案,國防部也應檢討政策面的癥結,一味的責難下級對問題解決實無助益。 【2013/04/29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