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51725【讀書心得】關於《流》

*************************************

書名:《流》

作者: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王蘊潔 譯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2016年出版)

*************************************

        也許你們都曾聽過這則新聞:東山彰良以小說《流》成為榮獲日本文學獎直木獎的第三位臺灣作家。所謂的「直木獎」和「芥川獎」都是日本文壇在1935年(昭和10年)設立的重要文學獎之一,前者以已出版的通俗文學為對象,後者則是頒發給創作雅文學的新人作家。總之,東山彰良這位出生日本的臺灣人身分勾起我的好奇心,某日閒逛金石堂後,這本書就這樣來到我的書房,被束之高閣1年多,直到2018年新春,我帶著它作為打發在火車上的無聊時光......

 

      在濕漉漉的初六夜,翻閱數頁,便微微地感受到《流》的威力,只是礙於客觀因素,又耽擱了幾天,終於,週五返家吃飽後,我再度把《流》從書架上拿下來,跟著作者回到泛黃褪色的七○年代臺北,直到外頭慶祝「天公生」的炮聲此起彼落,也捨不得離開。

 

       從書名「流」這個字來看,會預期這本書在講什麼呢?直覺反應是悲傷沉種的歷史洪流。但作者卻用黑色幽默的筆風讓人莞爾,以方言、粗話、幽默的口吻、哲思式的文字形塑出血氣又詩意的青年、黑道、混混等人物的形象,並透過主角葉秋生追查殺害爺爺業尊麟兇手的過程,一層層剝開中華民國近代史中荒謬無奈的一面。

 

       葉尊麟參與了歷史課本上的國共戰爭,隨蔣介石率領的國民黨撤退來臺,夢想著有朝一日可以反攻大陸,十分疼愛孫子秋生,視拜把兄弟留下的孤兒如親生,作者藉由主角一家、街坊鄰居、軍中同袍、沙河莊遺族等,拼湊出山東老粗葉尊麟的立體面貌與形象。小說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你以為的好人,對別人而言可能是仇人。葉尊麟一同撤退來臺的同袍就說過:「戰爭就是這樣!你殺我全家我也殺你全家,當時就是那樣的時代。」葉尊麟更因為兒時的拜把兄弟馬爺爺,同時也是共產黨員的協助才得以保命。葉尊麟是國民黨員卻也是沙河莊倖存者口裡的殘暴土匪。王克強一家慘遭滅門,王覺為復仇也殺了許二虎的妻女,卻被葉尊麟誤為許家留下的孤子而救回扶養。誰是罪大惡極的兇手?誰是無辜的被害人?在戰爭中正與邪孰能一線分?正是作者藉小說人物表達出戰爭的荒謬,反戰的核心思想流露無遺。

 

       雖沒經歷過蔣介石過世舉國哀悼的誇張畫面,但從長輩的口中、相關的紀錄片等資料,略有聽聞過,而書中郭爺爺、李爺爺曾提及:「當時國民黨多麼窩囊、腐敗到無可救藥,蔣介石根本沒有認真抗日......」、「如果當時遇到的是共產黨,俺們就會跟著共產黨走」,讓我心一緊,與我以前的課本有反差、後來聽到的人語有相似,好真實!(小時候大人都說蔣公是民族救星,但長大後卻又聽到另一種說法),還有書中提到的中華商場、西門町髒亂密集的住商,仍在我腦海裡留下模糊的印象,尤其主角為了追查兇手,曾一度跑到植物園觀察岳先生,作者藉秋生對老一輩的臺灣人懷念日本的情思做了一番客觀分析:「日本進行同化政策臺灣的學校都用日文進行教育,理所當然地造就了像岳先生那樣,視自己為日本人、把日本視為故鄉的日文世代。他們對日本的感情非比尋常......但是在敗戰的同時,日本立刻放棄了台灣。你們是台灣人,臺灣人終究是臺灣人,不是日本人,希望你們幸福。在此之前視自己為日本人的那些人,內心的自我應聲崩潰。雖然身為外省人的我這麼說有點奇怪,但國民黨被共產黨趕出大陸,流亡到這座島上,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國民黨馬上開始鎮壓臺灣人,不僅禁止說日文,甚至禁止說臺語。在台灣出生,也在台灣長大的我,也因為這個原因不太會說台語。諸等對臺灣場景、歷史的描述更吸引我進一步讀下去,彷彿在時間差的隙縫中看見重疊交錯的痕跡。

 

      主角 葉秋生從前途被看好的好寶寶,失足成為打架滋事的壞孩子,跌宕十年的成長,經歷青梅竹馬的愛情、火爆的黑道追殺、重情重義的友情、靈異的狐仙與鬼魂,就像滔滔不息的川流,捲起千堆雪,也盪出一片潭水。

 

      文中「狐火」、「藍冬雪」、「蟑螂大軍」為書中戒嚴的歷史背景更添神祕。讀到小說後半,方知藍冬雪與蟑螂大軍埋下的伏筆,但也有人說為何要加入「藍冬雪」?作者善用前後呼應、文中埋下伏筆的寫法,讓我覺得這些元素都可以好好解讀。謝胖子和藍冬雪的錯過,是命運的慘忍,也許可以解讀為可厭的人背後也許有個可悲的故事,別急著為人下定論。又或許也可視為呼應著因為國共內戰離散於中、臺兩地的百姓。主角秋生與青梅竹馬毛毛這段無緣的戀情,更是命運之神開的玩笑,是不是也可以看做著流著相同民族血液、傳承華夏文化的人,無法在一起的暗喻?

 

      書中的名句:「魚說:『只因為我活在水中,所以你看不見我的淚。」我們都像是活在水中,流著他人看不見的眼淚」在故事真相大白後回頭咀嚼,會發現故事中的要角葉尊麟、宇文叔叔等都是這條魚。主角曾說「我們對自己的痛苦很敏感,卻完全沒想到別人也有類似的痛苦。」不啻是時下很多人自私行為的寫照嗎?作者藉由主角的成長與頓悟,寫出了社會人性;用葉尊麟、宇文叔叔、葉秋生之間的關係反思家族、情仇、戰爭。突然想到,元雜劇《趙氏孤兒大報仇》中,如果屠岸賈不是行當中的花臉?不是無惡不作的反派角色,背負家仇血恨的趙氏孤兒趙武該如何自處呢?

 

       總之,《流》是一本兼具娛樂性與文學性的大眾文學,出生日本卻流著山東血液的臺灣作家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用他的視角寫出了中國、臺灣的交錯命運,用詼諧、幽默省思戰爭帶來的荒謬與痛苦,或許《流》這本家族史式的小說,就是中國、臺灣、日本三方的文化融合與歷史和解的象徵。

 

       

【佳句摘錄】

※人類無法拒絕暴力,我們只能把暴力集中在一個地方,所有人針對一個人施暴,就會造就一個神聖的犧牲者,世界有因此得以維持正常的秩序。(勒內‧吉拉爾)

※人類只能藉由模仿他人、奪取他人的慾望,才能成為自己。(雅各‧拉岡)

※即使只是撿起路上的垃圾也好,必須從小事做起,慢慢改變自己。(文中的雷威)

※即使用繃帶把內心緊緊裹起,一旦回到家裡,就會發出異臭,悲傷和憤怒會慢慢滲出。人一旦勉強自己,往往會對其他方面造成負面影響。(文中的葉秋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咖啡豆磨成粉,沖泡出一杯苦澀的黑咖啡,冰冷的電視裡正上映著你我熟悉或陌生的故事。透過編劇的巧思,導演的架構,演員的詮釋,就像是替咖啡加入奶精與糖粉,豐富了電視的生命。而我正透過電視盒子,窺伺這遼闊的天地與多變的世事,紀錄當下的感觸與曾有的記憶 ,與我的生命擦撞出動人的火花。一部好的影片就像一杯極品咖啡一樣,是值得一再咀嚼與回味!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我的二手賣場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我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