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美味的蛋包飯 @ 馬鈴薯的amusement park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噗噗叫
    1. 沒有新回應!
  • 文章分類索引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馬鈴薯樂園會社介紹:

    園長-馬大薯,別名小智,基本上只玩不管事。

    工友-馬小薯,別名小晴,白打工不支薪。

    統稱-馬鈴薯們

  • 馬鈴薯們趴趴走
  • 微笑319

    背包客棧





  • Powered by Xuite
  • 馬鈴薯們的寶貝
  • 我們出書了﹗

    點選貼紙有"一口吃掉北海道"的書籍簡介喔

    ◎網路書店也可以買到馬鈴薯們的書唷。
    博客來金石堂誠品電子書
    pchome24h購


    出書相關文章

    馬鈴薯們無名部落格
    200601091458世界第一美味的蛋包飯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馬大薯著)

    終於吃到地球上,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蛋包飯。當然,價格也是貴得嚇人。

    自從十年前第一次由第四台電視上看到日本節目介紹的蛋包飯之後,大薯就對這樣日式洋食充滿著好奇心。「有人會喜歡在蕃茄炒飯上舖上一層薄薄的蛋皮?」大薯當時心想道:「不就是多一層蛋皮嘛。這會有什麼特別呢?」

    當時大薯在新竹唸書,沒事存了些零用錢後,偶爾會到市區的小政日本料理吃炸蝦蓋飯。看過電視之後,為了解惑,就又到小政點了蛋包飯。要知道學生存錢不容易,好不容易省了一百元,要放棄超級美味的炸蝦蓋飯選擇不起眼的蛋包飯,那可需要很大的勇氣。結果那會兒吃了之後驚為天人,怎麼會有這麼簡單的美味呢?當下決定在家裏仿製。接下來的一個月就不斷嘗試在外宿的廚房裏搞出炒飯和蛋皮結合的怪物。

    後來在離島服兵役,這件事也就被淡忘了。在菊島當兵兩年,大薯記得的口味只剩下每天必備的紫菜蛋花湯和偶爾會吃到的炒螃蟹。

    接下來認識了小薯,小薯是未來有潛力的美食家。在某次到日本旅行中,小薯意外地規劃了到銀座的煉瓦亭吃『元祖蛋包飯』和超大的炸肉排。這元祖蛋包飯,嗯‥和一般常見的蛋包飯大大不同。也許是大薯對蛋包飯這三個字的誤解;似乎蛋包飯的原意是「蛋包」加「飯」的意思,而不是簡單地用蛋皮包住炒飯。而在日式的蛋包飯中,蛋包似乎可以用任何方式出現;比方說在煉瓦亭的『元祖』蛋包飯中,蛋包就像一般的蛋炒飯地碎落在蕃茄炒飯中。好吃嗎?當然好吃。但是似乎不符合想像。


    回來後仔細盯著電視節目看,原來蛋包飯的形式可以有這麼多種變化。小薯在仔細研究了多種蛋包飯的變化後,整顆心著迷在『黃澄澄滑嫩的蛋包在上桌之後,從中剝開,金黃半熟的蛋汁緩緩散滑包裹住美味的炒飯』這種影像中。接下來兩三次到日本,除了拉麵燒肉壽司外,我們就在追尋這樣的影像中度過。在上一次到東京過小薯生日時,我們到泰明軒點了著名的蛋包飯。結果因為大薯沒有仔細讀懂它的日文菜單,在我們的蛋包飯上桌後,赫然發現應該點另一道才能像身旁可愛的東京少女一樣開心品嘗的『中間剝開蛋包飯』。好了,這會兒就被小薯罵得臭頭,雖然我們桌上的餐點也極美味,但是接連兩個月只要一提到蛋包飯這三個字,小薯就哀聲嘆氣。『與美食擦身而過,是人生最大的遺憾啊』大小馬鈴薯的座右銘。

    這回到日本,小薯就十分認真上網調查,深怕再有任何閃失。經過公開徵詢和民間訪查之後,這一天我們穿過淺草,走在薄寒的日本街道上。手頭拿著聞名的彩色『小薯尋址密訣』,我們晃著兩個大肚子在吾妻附近街頭找到了這家「吾妻餐廳」(レストラン吾妻)。門口有可愛的小耶誕樹,半白頭髮可親的老闆娘滿臉笑意地歡迎我們,小巧的櫃檯、木製的地板和昏黃的燈光。有點類似上回兒到神戶吃到的頂級鐵板牛排的氣氛。大薯四處探望著看看檯後的廚師是不是美麗的中山美穗,結果戴著高帽子的廚師滿臉微笑著拿著鍋子對我們揮手。對了,真正的美食餐廳就該像是這樣,如夢的感覺。大小馬鈴薯深怕自己的聳樣驚擾了其它臉上充滿著幸福美味的客人,靜靜壓抑著心頭的興奮地坐在窗口翻閱古樸的菜單。『蛋包飯(オムハヤシ),就是它了!』大薯的雙眼直接略過價格,食指微微顫抖指著菜單對老闆娘說道。同時還不忘用破爛的日文配合動作確認:『這個蛋包飯會從中間裂開吧?』

    老闆娘看大薯在空中努力作裂成兩半的手勢,想像了一下,搞懂大薯的意思之後忍住笑意地回答道:『當然會了~』

    坐在餐桌前等待美食的心情總是特別興奮。聞著遠遠飄來的香味,雖然距離早餐還不是太久,但是煎肉的聲音和香味已經弄得我們心癢難耐,一直想要伸手問廚師好了沒。突然櫃檯方向一陣騷動,轉頭一看,老闆娘拿著一盤造型成功的炒飯向我們走來,而老闆娘背後則追著個拿著熱平底鍋的廚師。原來可親的老闆娘請廚師要當面將剛剛煎好的蛋包直接在我們面前卸貨到飯上頭,讓我們欣賞美麗的蛋包在面前迸裂的情景。呵~ 可惜沒有預先通知,大薯來不及捉起相機錄影。回過神來時,面前已經是香味撲鼻的蛋包飯。小薯的眼睛閃爍若有似無的淚光,滿臉幸福的看著。湯匙入口,黯然消魂。小薯興奮地大嘆好吃,而大薯只能轉頭不發一語地看著明亮窗檯外經過的路人,百感交集。看來簡單的料理,難以形容的驚人美味。過去我吃的算是蛋包飯嗎?以後我再也吃不到這樣的蛋包飯要怎麼辦?沒吃過這樣的美食,那窗旁路上的芸芸眾生為什麼而活著呢?百感交集。




    小薯興奮地『再來一口』打斷了大薯的出神。接下來的一口接一口就不必再仔細描述。吃完後大小馬鈴薯互看著,慢慢地喘氣回復平常的心情。老闆娘過來問『好吃嗎?』,大小薯同時大聲回答道:『非常好吃!』

    馬小薯後記:
    基本上,如果把這篇拍成電影,片名會仿傚「老人與海」成『馬大薯與蛋包飯』。而「老人與海」的老人最後拖回一條18呎長的魚骨,至於那盤吾妻的蛋包飯會不會是大薯最後的〝18呎長的魚〞,還是未結束的故事?世界第一美味的蛋包飯還會不會出現呢??我沒意見,只要我能吃到就好。

    另,吾妻餐廳不只蛋包飯好吃,其他的下回另文補述。

    レストラン吾妻  墨田区吾妻橋2-7-8

    回日本食樂索引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