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歐洲‧德國】漢諾威Hannover的真面目Ⅱ @ 馬鈴薯的amusement park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噗噗叫
    1. 沒有新回應!
  • 文章分類索引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馬鈴薯樂園會社介紹:

    園長-馬大薯,別名小智,基本上只玩不管事。

    工友-馬小薯,別名小晴,白打工不支薪。

    統稱-馬鈴薯們

  • 馬鈴薯們趴趴走
  • 微笑319

    背包客棧





  • Powered by Xuite
  • 馬鈴薯們的寶貝
  • 我們出書了﹗

    點選貼紙有"一口吃掉北海道"的書籍簡介喔

    ◎網路書店也可以買到馬鈴薯們的書唷。
    博客來金石堂誠品電子書
    pchome24h購


    出書相關文章

    馬鈴薯們無名部落格
    200902161214【2008歐洲‧德國】漢諾威Hannover的真面目Ⅱ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在上一篇寫到漢諾威皇家花園時,小薯曾提過這個花園除了有一位迷人的女主人,還有一位特立獨行的女訪客,她就是妮基·桑法勒Niki de Saint Phalle。

    她,是誰?

    對小薯來說,外國人的名字就像餅乾屑,細細碎碎的,很難拼湊,也很難分辨清楚。不過,一看到她的作品,馬上就恍然大悟,「原來是她啊」。


    這就是這位女藝術家的代表作之一:「娜娜」(Nanas)。

    「Nana」在法語中,是女人的俗稱。這位來自法國的女藝術家,創作出一系列以女人為主體的雕塑品,超大尺寸的屁股和小腹,正是Nanas的正字標記。妮基桑法勒要告訴女人,不管妳是什麼樣子,就算有個河馬般的大屁股,也要相信自己是最美的,值得擁有多彩的人生。也因此,每一尊Nana雕塑的身上,無不五顏六色。

    而新潮的娜娜,就在漢諾威皇家花園裡做客。

    據說漢諾威市長非常欣賞妮基桑法勒,兩人也是非常好的朋友。當市長決定要打破傳統的藩籬,在皇家花園擺放妮基的作品時,反對聲浪四起。不過市長力排眾議,最後,妮基為皇家花園中的一間房舍,打造了一個前衛又夢幻的空間。


    外表是中世紀風格的建築,一走進去,藍色和銀色的發亮馬賽克磚,在天花板上捲起了一道漩渦,粼粼波光,似將我們一起捲進大海的深處。另外兩個房間則象徵著黑夜與白天。白天裡的娜娜,是綻放的花朵,熱情又開朗。黑夜的娜娜,魔幻又充滿綺想。

    就這麼,門裡是超現實的世界,門外是幾百歲的巴洛克式花園,大小薯彷彿時光旅人,穿梭不同象限的時空。

    至於中世紀和超未來的藝術風格,到底融不融合,作為當地人代表的Elena,我們的導遊,倒是蠻欣賞這樣的結合。或許如羅浮宮前的那座金字塔,習慣了,美感就跑出來了。而漢諾威市長更進一步的,將娜娜的雕像放置在漢諾威的街頭。久而久之,市民們也開始自豪,自己的城市中有如此與眾不同的雕像,彷彿守護女神般。


    圖片出自此處


    果然,藝術家還是要交一些有力人士當朋友才行!(大小薯下的結論好像有點奇怪。) 


    而說到漢諾威的市長,Elena和Jens無論如何都要帶我們去看漢諾威市鎮廳(Neues Rathaus)。當我們遠遠看到漢諾威的市鎮廳,忍不住『哇』地一聲讚嘆。雖然我們才剛從皇家花園出來,不過眼前的這棟華麗的宮殿,才最該放在皇家花園中。


    『這棟建築還不到一百年的歷史喔。』Elena看到我們驚訝的樣子,忍不住補充了一句。

    『啊?難道它不是什麼皇宮貴族的處所,後來才拿來當作市鎮廳使用嗎?』階級意識總是以某種形式延續著。

    『嗯,其實它一開始就是為了取代舊的市鎮廳才興建的。在二十世紀初興建,總共蓋了十二年。還可以坐電梯到最上面的大圓頂參觀唷。』

    真的不是宮殿?!真難想像,只是一個地方的市鎮廳,居然有大教堂的圓頂,古堡的尖塔,繁複的雕花窗櫺。在這裏頭辦公,很難沒有權傾天下的感覺吧!也難怪,漢諾威市長會那麼有膽量,在眾人反對當中,力挺自己的藝術家朋友到底。

    『我再帶你們到正面看看。』Elena要Jens開車繞到市鎮廳的正面。在那兒,出現了一處美不勝收的公園。


    綠水晃漾的小湖,垂柳與槭樹隨風婆娑,舖滿細白小花的草地,溫柔地擁抱小湖與樹林。現在是晚上八點多,天色還很亮,老夫婦手牽手散步,年輕人聽著iPod穿著短褲在慢跑;空氣中有令人放鬆的悠閑和愜意。

    其實打從公司出來,一路上,大小薯就明顯感覺,明明是上班日的星期一晚上,這個城市卻一點都沒有緊張和疲憊的神情。大家不是迎著涼爽的晚風在露天座位慢慢吃著晚餐,就是在林蔭道下漫步,慢跑或騎腳踏車。整個城市像在沈思。

    大小薯有點了解,為什麼Jens和Elena會那麼喜愛漢諾威了。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