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1950服務的價值與義務

 

社工碎碎念..(文很長且黑暗,沒想看不要點)
隨著服務年資的增進
離開學校的時間越來越長
 
發現自己在專業上的看法開始有些不同
 
不敢說這樣的看法是更專業的
亦或代表了什麼
 
但我想可能更貼近實務一些
 
在學校我們學理論、學觀點、學技巧
我們都明白很多東西沒有經過實務的洗禮是不會感受到的
學校往往也很難教
 
因為人的工作本來就是百百種樣貌
 
今天想碎念的是案家的權與責
 
起因是歲末的接近
最近因為靠近年底,多數單位都會舉辦送暖活動
我們當然也不例外
 
於是社工很認真的策畫活動、邀請家庭
再加上我們今年接了一些外單位的招待
 
所以家庭可以參加的活動就更多了
我們也非常頻繁的打給家庭
 
讓我想到一件事情是
在開案的時候我們都會簽署所謂的服務同意書
還有是我們在開案前會向案家說明服務須配合的事項
當中當然包含了孩子一年可能要參加一~兩次活動
 
可有些家庭就是怎麼樣都不想參加活動
(更甚者根本不想配合訪視)
 
社工當然不會強迫家庭每個活動都參加
若家庭真的有事情我們也都能理解
 
可當你真實的發現家庭純粹是不想配合的時候
往往讓社工灰心喪志
 
我們盡力的辦活動、努力的找資源協助
卻換來好像是自以為是為家庭好的回應
 
另一方面上面的壓力也會來
諸如:我們扶助一千多戶,來不到一半?
 
各社工被分配多少戶數,更是一個默契的作法了
 
我們就像三明治一樣夾在中間
壓力很大,無法喘息
 
我不知道其他社工怎麼作
但我認為家庭也許也有義務要配合行政與活動
 
因為當初的服務同意書應當是一個契約
一如我們從沒有任何理由隨便苛刻他們的扶助金
 
所以在活動邀請上,我往往會讓家庭知道也許該參加活動了
 
當然不會是那麼刻板的說你必須來,因為服務同意書怎麼說
我們都是人,所以人的工作需要一些藝術
 
被強迫的事情一定不開心
非到最後一步,任一個服務工作者都不願拿扶助條例與案家對談
 
**************************
 
以下並非我要這麼想某些案主,而是互動感覺得來的
最近遇到一些案家對於行政配合的部份很糟糕
 
這些案家讓我覺得是..
等我們能夠站起來(等你要結案),我們就不會再配合你了
 
尤其在作自立家庭後追的時候感受更深
 
好像這些日子以來我們的幫忙對你們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
某方面也許社工該檢討自己是否太少關懷案家、無法讓案家感受到幫助
但另一方面其實這樣的案家也應該要檢討是,除了要錢外你還有什麼?
 
以前我們在學校最怕福利依賴案主
但在實務工作上我覺得福利依賴案主沒什麼可怕
因為案主福利依賴行政就會配合的很好、各種活動都出席也很喜歡社工
不太會有問題,只是沒有所謂被定義的正向積極成長
 
但是想坐領補助卻不願提供任何義務的福利掠奪者才可怕
妄想要每一種資源,卻不願付出相應的義務
要扶助金不願寫信感謝認養人、不想配合訪視、不願出席活動
要捐贈物資卻不願帶印章蓋實物清冊
要活動物資卻不想參加活動
 
這時候有些人會說:那是社工無能、社工要積極教育案主
還有人會說:如果不是這樣,那他們就不是我們的案主了
 
說出這些話的人往往嘴上掛著Work with、案主與社工是平等的口號
但我看來這些話不都再再證明了「社工在上案主在下」的概念嗎?
 
如果我們的關係真的平等,那為什麼會說出案主必然失能或無能的話?
為什麼案家就不需要在扶助關係中負責?
 
他們長不長出責任,到底是社工的責任還是自己的責任?
我們是社工還是父母?
再說一個不怕你笑的,有些時候連父母都比社工還要不負責了?
 
難道我們只能淪陷著如官僚一般互相推拖、永不向上嗎?
 
因為對服務尚有熱情、因為看見陪伴而更好的孩子
所以這些東西常常在我的腦海裡打轉
 
我相信人的美好,也常常被人性給澆冷水
因為理解人的好與壞,所以更會因此而快樂悲傷
 
我相信社工跟案主或許一開始基於扶助關係很難對等
但其實某些時候案主的權力確實凌駕於社工之上
 
當案家不需要我們了可以說走就走
他們毀約沒有任何問題、更不會被追討和被任何人批判
 
因為社工不會說,甚至還會幫案家說話
 
但社工毀約就會被批鬥的要死要活、更甚者丟工作
反過來看看這樣的權力關係下,我們其實相對弱勢
 
**************************
 
先前在與某社福單位的巡輔老師聊到社工的危險性
一般人多數認為男性社工適合從事訪視工作
但身為男性我真的覺得並非如此
 
每個性別都有他會遇見的危險
 
女性社工或許是怕被暴力對待、性侵害...等
男性社工可能相對有生理上的抵抗能力
 
但我們怕的是女性案主無端的誣陷,如:性騷擾、家訪暴力..
當一個女性案主找媒體投書男社工性騷擾時
 
真實與否誰在乎?
 
因為也發生過被案主投訴揚言告發媒體的事件
所以我更能明白身為男性在家訪的危險...
 
社工服務有太多為難
我們的教育讓我們同理案主很多
卻往往讓自己坦露著身軀去任人刺傷
面對自己的權益受損往往隱忍
甚而還保護那個拿刀刺傷自己的人
 
不免說 是一種悲哀..
 
我還在調適自己
在保護自己與服務案主的中間調適
 
我帶著服務的經驗和疑問前進
希望能在遇到更多人後 找到更適合我的方法繼續下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0pd5u_xdys&index=22&list=PLrVa-VgjC_eQMr66jVeajEEVc6FLAW36I

 

 

回應
What time is it?

Who's coming
page counter
你好,我好,大家好。
為了夢想儲蓄基金

Where are you come from?
free counters
實大社工
New World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