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1602【Seventeen】17的Play方式

*非現實、內容虛構
*內容偏腐,偽腐/反腐請離開
*沒有任何要汙衊/汙辱等意思,要鬧請滾
*內容可能微污

¤隊八Φ戴手銬

「明浩啊,過來一下。」崔勝澈朝正在客廳和李燦打牌的徐明浩喊。
「哥?什麼事?」看見隊長喊自己,徐明浩不解的問。
「勝澈哥,我和明浩哥牌還沒打完啊。」李燦也跟著說。
「反正你過來一下。」

徐明浩有些委屈,平時崔勝澈對自己是實力寵溺的,就算舞台失誤了也捨不得罵自己,和弟弟們吵架也護著自己,搞得李燦都曾委屈的問崔勝澈誰才是忙內了。

可最近,這弟控傾向的隊長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對自己態度這麼冷淡,明明平常都是他硬要黏著自己的啊…

「哥,到底怎麼了。」跟著崔勝澈進房間後,徐明浩乖乖站在門口。
「你,坐下。」崔勝澈指著自己的床。
「要幹嘛…」徐明浩一臉疑惑,但還是乖乖坐了下去。
「閉上眼睛,等我說睜開再睜開。」

徐明浩乖乖的閉上眼睛,看見弟弟如此乖巧,簡直和平時私底下小霸王的形象落差太大,崔勝澈忍不住笑了。

聽見隊長的笑聲,孩子不解的皺眉,正想問可不可以睜開眼睛了,就聽見金屬碰撞的聲音,自己的手就多了一股冰涼和重量。

「哥,你要幹嘛?」還沒等崔勝澈說睜眼,徐明浩就一臉震驚的看著自己手上的手銬,和自己面前淡定的崔勝澈。
「我最近一直在想,既然我用言語和肢體暗示,你都不懂,那我只好付諸行動了…給你戴手銬,是怕你隨身攜帶你家雙節棍,如果你要大聲求救的話…我這裡不只手銬啊。」

被崔勝澈壓在床上卻不能反抗的徐明浩覺得想哭。

哥啊我是愛你的,可燦兒還在外面啊…淨漢哥和知秀哥知道了他們會追殺你的…俊輝哥如果也參進來那韓率也會跟著的…知勳哥如果被吵醒,那他踹完順榮哥就是踹你了…我不希望你英年早逝啊…

哥你放開我啊,我才剛成年嗚嗚嗚…

¤知漢Φ隱屬性

「哥,你教我寫英文作業吧…我真的一個字都看不懂…」李燦委屈的拿著作業本,纏著正在看電視的洪知秀。
「嗯,我看看。」也不介意弟弟打擾自己,洪知秀依舊紳士形象的接過作業本。

李燦看洪知秀的眼神是看到救世主,尹淨漢看洪知秀的眼神是看到仇人。

問他不高興什麼,他也不說,只是左擁夫勝寬,右抱全圓佑,然後無視李碩珉和金珉奎哭喊著淨漢哥你怎麼又拐我家孩子…

最後,兩個無辜的弟弟跑去找洪知秀求救。

「知秀哥嗚嗚嗚…淨漢哥又把我家勝寬拐走了…」李碩珉抓著洪知秀的左手。
「知秀哥嗚嗚嗚…淨漢哥又拐走我家圓佑哥了…」金珉奎抓著洪知秀的右手。
「你們兩個…我知道了。」洪知秀嘆氣,甩開他們的手。

洪知秀嘆了口氣,走到了尹淨漢房間,把默默吃著零食的全圓佑,和一副看到救星了的夫勝寬趕出房間後,坐在尹淨漢旁邊。

看尹淨漢賭氣的不理自己,洪知秀也沒生氣,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

「怎麼了,生氣了?」洪知秀撫著尹淨漢的頭髮。
「誰生氣了。」尹淨漢撥開洪知秀的手。
「還說沒生氣?那是誰讓我們淨漢不開心了。」
「你,就是你!」
「我?我怎麼了?」
「我討厭你對誰都那麼溫柔!」

尹淨漢激動的站起身,對洪知秀咆哮著,像是在發洩什麼。

洪知秀也收起了那張和善的笑臉,跟著起身,把尹淨漢壓在牆上,臉靠他很近,只要尹淨漢一亂動,兩人的唇就會貼在一起。

「洪、洪知秀…你幹嘛…」
「我對別人溫柔,那是禮貌,對成員們溫柔,那是應該的,對你溫柔…那是愛你。」
「知秀你快放開我…」
「如果,你不滿你的待遇和其他人一樣,那我就只對你不溫柔…」

說完,洪知秀吻了上去,不如以往的溫柔,這個吻霸道也強勢,力道大的尹淨漢想掙扎都難。

被壓得不得動彈的尹淨漢苦笑,自己一個腹黑天使,怎麼就栽在這個隱性腹黑的教堂哥哥身上了…

¤率俊Φ騎乘式

這天,Seventeen接受了我愛偶像的採訪,能夠聽懂主持人的話的文俊輝和徐明浩,好像特別的開心。

「我覺得嗎,我這個人長得挺攻的…」不知道是說到了什麼話題,文俊輝突然這麼說。
「俊輝哥真是的…」聽懂了文俊輝的話的徐明浩,一臉嫌棄的看著他。
「俊輝哥他剛剛說了什麼啊?」
「他說他….」
「……」

文俊輝說的那句話,翻譯姐姐並沒有翻譯,但崔韓率還是聽到了,徐明浩向金珉奎翻譯的聲音。

這個文俊輝,仗勢著自己高,就說自己是攻…也不看看男神執事團裡,小德古拉對羽早川的那個態度,多嬌羞啊,根本女王受的臉。

該不該教導一下這位哥哥,身高不是一切的正確觀念呢…

「哥,今天晚上你在上面。」吃飯時,崔韓率突然在文俊輝耳邊小聲的說。
「咳咳…崔韓率你這小子…吃飯的時候說這個幹嘛…」驚嚇過度而被嗆到的文俊輝眼眶泛淚。
「你這樣很髒欸…」做為一個吃貨,全圓佑對於文俊輝噴飯的舉動感到嫌棄。
「對不起…」文俊輝一邊收拾殘局,一邊瞪著笑容滿面的崔韓率。

晚上,洗好了澡,文俊輝回房間準備睡覺,卻發現自己的室友消失了,而自己的床上則多了一個人。

看崔韓率那一副「人家等你好久了」的表情,文俊輝嘆了口氣,撲到崔韓率身上。

「你這小子,怎麼在這?」文俊輝瞇起眼睛問。
「在等哥啊。」崔韓率微笑,手環住文俊輝的腰。
「你說了,今天我在上面。」
「嗯,我說了。」

拉開自己腰上那雙吃豆腐的手,文俊輝捧著崔韓率的臉,吻了上去。

老子好歹有一米八啊,一直被這小矮子欺壓,終於有反攻的一天了…

可十分鐘後。

「崔韓率!不是說好我在上面嗎!」文俊輝吼著,眼眶泛著生理的淚水。
「哥今天在節目裡不是說自己挺攻的嗎,所以我讓哥在上面啊。」崔韓率無辜的說,頂了一下。
「啊!你…我不是要這個在上面啊!我是說我要反攻啊!你這小矮子!」
「哥你已經過發育期了,可我還在長高,你就認命吧。」

文俊輝狠狠的瞪了身下的男人,這單純可愛的孩子,什麼時候長成男人的樣子了?還變得這麼腹黑…

¤榮勳Φ作曲室

「勝澈哥,你知道知勳在哪嗎?」看著一個人待著的崔勝澈,權順榮問。
「知勳?他大概還在公司的作曲室吧。」崔勝澈想了想後回答。
「這麼晚了還在作曲室?」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靈感來了,飯都能不吃了。」
「真的是…我去給他送晚餐吧。」

和隊長報備過後,權順榮離開了宿舍。

手裡提著剛買好的粥,權順榮到了公司,和保全打了個招呼,然後到了作曲室。

遠在還沒到門口的地方,權順榮就聽到了音樂的聲音,和一陣大大的怒吼,不用看就知道,一定是李知勳的怒吼。

走進作曲室,權順榮沒有喊李知勳,關上門後,默默的坐在一旁看著李知勳煩惱的樣子。

「你怎麼在這?」終於反應過來身旁有人,李知勳驚訝的看著權順榮。
「我猜你一定沒吃晚餐,所以就過來了。」權順榮開心的提起那碗粥。
「你快回去,晚了,東西放著我晚點再吃。」李知勳沒有再看權順榮,繼續盯著桌上的曲譜皺眉。
「你還知道晚了?我不走,我走了你一定會故意忘記吃飯。」權順榮微帶撒嬌意味的說。
「你快點滾,不要打擾我作曲!我現在不想吃!」
「不想吃是吧?」

權順榮的聲音變得低沉,語氣聽來不怎麼高興,可李知勳專心的看著曲譜,沒有發現他的不對勁。

突然,權順榮把粥放在桌上,然後站了起來,一把拉過李知勳的椅子,讓他面向自己,然後吻了上去。

「喂,你幹嘛!」被放開的李知勳瞪著他。
「你不吃,那我吃。」權順榮沒有恢復笑容,甚至壓在李知勳身上。
「你…你不要在這裡發情,這是公司…」查覺他的意圖,李知勳試圖推開他。
「我鎖門了,而且作曲室沒有監視器,你那麼喜歡待在這裡,那我就讓你一進來就想到我…」
「喂喂喂!你放開我!」

李知勳看著那碗安靜的待在那的粥,在心裡和他道歉,我不應該不吃你的…

¤珉佑Φ候診室

最近要拍一個微電影,是幾個孩子們臨時起意說想拍的,公司也不反對,反正是拍著好玩的,所以公司的攝影師們也沒收他們錢,儘管設備不怎麼齊全。

而我們的兩位男主角,一個穿著醫生的白袍,一個穿著警察裝…對,就是金珉奎和全圓佑那天穿的那套。

這個故事是在說,一個白天醫生晚上黑道的年輕人,和一個特別有正義感的年輕警察,兩個人陌生到熟悉,相愛相殺的故事…據說編劇是夫勝寬和李碩珉。

至於,為什麼主角是他們呢?因為大勢CP他們還是懂的啊,而且他們上次這套裝扮,大受粉絲們好評,說他們實在太適合了。

「這裡是第一場戲,圓佑你來找珉奎看病的場景,這個小房間暫時佈置成了候診室的樣子,你們就在這排戲吧。」工作人員把他們帶到了小房間。
「內。」金珉奎和全圓佑聽話的點頭。
「這是劇本,你們趕緊背吧,明天開拍。」
「好。」

兩人接過了劇本,然後開始對台詞,可也不知道是經驗不足,還是兩人的心都沒有在劇本上,過程一直很不順利。

或許是認識太久,他們的互動模式一直是金珉奎和全圓佑,而非黑道醫師和新人警察,這身份轉換,不太習慣。

「圓佑哥,如果我表現的不好怎麼辦…」金珉奎沮喪的說。
「演不好就演不好啊,反正這是拍好玩的。」全圓佑一邊吃著零食,一邊拍拍他的肩。
「拍好玩的也要認真啊…不對,你為什麼在吃零食?還拿你拿過零食的手拍我!這是白袍啊會髒的!」
「嘿嘿嘿,被發現了。」

看著全圓佑傻笑的樣子,金珉奎嘆了口氣,生氣歸生氣,但沒辦法對他發火啊。

金珉奎把手伸進白袍的口袋,突然摸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拿出來一看,發現是一顆糖,也不知道是誰放的。

「要吃糖嗎?」金珉奎笑著說,拿起自己手上的糖。
「嗯!」看到糖,全圓佑眼睛都亮了。
「想吃,就不要後悔啊。」

金珉奎打開包裝,把糖丟進自己嘴裡,然後吻上全圓佑,用舌頭把糖傳到他嘴裡。

看著全圓佑缺氧而泛紅的臉,金珉奎只是依舊寵溺。

¤碩寬Φ一包藥

「Hoshi哥,你有沒有看到我們家寬寬?」李碩珉一大早起來,感覺到宿舍意外的安靜,才發現夫勝寬不在。
「勝寬啊?他好像被知勳抓去練歌了。」權順榮也有些無奈,一大早醒來愛人就不見了。
「我明明也是Vocal Team的啊,為什麼不帶我。」李碩珉一臉委屈。
「知勳說你們和淨漢哥他們在一起,簡直要閃瞎他的眼睛了,說為什麼他要和你們一個小隊…可知勳又不讓我去你們的練習室閃你們嗚嗚嗚…」

看權順榮又開啟了抱怨模式,李碩珉趕緊躲回房間…如果被權順榮拉去聽他抱怨李知勳,估計天都要黑了。

收拾一下,吃完早餐後李碩珉到了公司,走進Vocal Team的練習室。

到了練習室,發現並沒有練歌的聲音,仔細一看,夫勝寬和李知勳正擠在電腦前,不知道在看什麼。

「你們在看什麼?」李碩珉笑著說,搭上他們的肩。
「你要嚇死誰啊!」李知勳瞪了眼李碩珉。
「我聽Hoshi哥說,你們在練歌啊,不過這個…」李碩珉看著螢幕上的畫面,是粉絲們剪輯的,他和夫勝寬在「漂亮」裡,合唱的部分。
「我只是想讓知勳哥聽我有沒有哪裡唱的不好…」夫勝寬勉強的笑著。
「那個,知勳哥啊,Hoshi哥說他有事找你。」

聽到李碩珉的話,李知勳沒有擺出實權的態度,自覺得收拾東西離開…雖然他不想放任弟弟們胡鬧,可人家說妨礙別人談戀愛會被馬踢。

看著李知勳瀟灑離去的的背影,夫勝寬體會到了欲哭無淚的意義…

「勝寬啊,這裡只剩我們了。」
「對啊,碩珉哥哈哈哈…」
「你那麼在意那一段,那我們現在來演練吧。」
「欸欸欸…碩珉哥你放手,漂亮裡沒有這段!」
「沒關係,我們要創新。」
「我只想要原版的嗚嗚嗚…」

正被李碩珉上下其手的夫勝寬表示,他希望以後永遠不要再有「漂亮」的舞台了…

¤食燦Φ獨角戲

今天,是一個不用跑行程,也不用練習的好日子,哥哥們都很開心,可我心很累…

勝澈哥又開始餵明浩哥了,人家明浩哥明明好手好腳的,幹什麼非要餵呢…而且明浩哥明明一臉嫌棄啊,勝澈哥為什麼還是笑的這麼開心?壓力太大瘋了嗎…

淨漢哥又賴在沙發上了,要喝飲料有知秀哥幫他拿,餓了有知秀哥餵食,累了有知秀哥按摩…我說知秀哥啊,你被淨漢哥這麼使喚,怎麼還和勝澈哥一樣開心?

韓率哥躺在俊輝哥腿上,俊輝哥嫌棄的推開他…韓率哥躺在俊輝哥腿上,俊輝哥嫌棄的推開他…韓率哥躺在俊輝哥腿上,俊輝哥嫌棄的推開他…你們在重播嗎?

順榮哥又不要命的去煩知勳哥了,知勳哥又不耐煩的趕走順榮哥了…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順榮哥這麼可憐,我卻開心不起來…這是花式秀恩愛啊!

珉奎哥和圓佑哥…就像平常一樣嘛,圓佑哥在吃零食,珉奎哥就苦命的當他的珉主夫,不過看著大勢CP毫無交集,我依舊開心不起來…這是老夫老妻了啊。

至於碩珉哥和勝寬哥,他們理所當然的嘛,拉著順榮哥,夫碩順組合又開始表達什麼叫作死,然後被大家嫌棄後,再表達什麼叫不作死就不會死…

你問我隻身一人,每天生活在這一堆閃光彈中,是如何活下來的?

「嗚嗚嗚…零食我只剩下你了…」
「……」
「你不能拋棄我啊…」
「……」

看著李燦抱著零食痛哭的樣子,哥哥們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把弟弟逼得太緊了…

========分割線========

喔喔,我的第十篇非SX同人啊,獻給了17~寫過TF,寫過TC,寫過茶蛋,寫過防彈,寫過無限,接下來大概VIXX吧…可毫無頭緒。

我也想鞏固自己在非SX同人的市場的地位啊,我不要被困在這裡orz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沒有新回應!

我是亭醬。

愛豆:SpeXial、TFBOYS、至上勵合、MIC男團、NU'EST、EXO。

CP傾向:青黃、火黑、高綠、森月、日木、今花;真遙、渚伶、似凜;骸綱、山獄、貝弗、XS;宏晉、閎杰、晨熙、桓易、風綸;凱千、文源、all千;遠五、雪成;鑫多、AJ;旼J、白起;牛桃、興鹿、燦白、開度、勳勉、橙包。

雷的CP:青黑、黃黑、BM、6918、杰晉、綸易、風桓、凱源、茂美、醒遠、勳鹿、牛燦。

希望互相尊重,有自己雷的CP的文請自動跳過。

關鍵字